朴树

我爱朴树。 老早就喜欢了,最近overly-fetished了。似乎是从那个夜晚,在遥远的加州透过电话在我耳边唱起的《New Boy》,又似乎是在这之后,无数遍循环的盘尼西林的《New Boy》。 那是一个永远都不会随着时代改变的New Boy,永远都质朴和纯真。你想守护,你想cao他。 树啊,我多想和你站在一起,有能力,与全世界为敌啊。